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舒马赫的心情日记:有愧于车迷 但绝不轻言放弃


发布日期:2021-09-10 01:02   来源:未知   阅读:

  巴塞罗那之后,车王舒马赫收获的只有无限失意。但是他是否对巴顿和英美车队有所同情呢……?对于其他车手他的看法又是如何的呢?

  永远支持我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深深地知道你们都期待着我说事情进展的不是很好。本赛季开始前,如果我们在瑞士瓦弗林斯-雷-却特(Vufflens Le Chateau注:舒马赫的居住地)的街道上相遇的话,那时,如果你们问我:“嗨,舒马赫,在五月底的摩纳哥站比赛前你会获得多少的积分啊?”我可能无论如何也不会预料到会获得与库塔同样的积分。

  事情进展地的确不好。明年,当红牛车队使用法拉利引擎时他们会变得更好,但是他们今年已经有了使用法拉利引擎可以获得的分数。

  坦白地跟你们说,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自己在巴塞罗那的经历,仅仅在一天的比赛中就经历两次爆胎事故。这是非常特殊的现象。这甚至让我怀疑赛道旁是不是有一个抱着满盒钉子的人在不停地往赛道上扔钉子。

  我也要代表法拉利车队向全球关注我比赛的观众朋友们道歉,我为自己的退出而道歉。我的祖姑母,住在杜塞尔多夫,她在电视机前也看到了我退出的画面,她努力想看清楚我走出赛车时的表情。她说她的感觉就是好像被扔回了沙发上一样。

  很多人都问我对于英美车队在伊莫拉的比赛中赛车重量不足这一事件有何看法,我相信莫斯利的决定是正确的,禁赛可以给他们一个教训。因为无论如何,拒绝大陆施援,民进党当局用心毒辣!欺骗都是不对的。我很难直视你的眼睛说欺骗是不好的,否则你就会列举,“米卡-哈基宁,F3,达蒙-希尔,F1,阿德莱德(注:澳大利亚一地名)-雅克-维伦纽夫,F1,赫雷斯!”不是这样的,诀窍在于不要被人抓住把柄。

  罗斯很久以前就已经为此而工作了,那是很简单的事情。交一些大人物朋友,赛后和韦廷先生(国际汽联一级方程式大赛赛事总监)去喝一杯。他们总是在一起喝酒,韦廷只要眨眨眼,罗斯就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一个赛季以前我们赛车的盖板经常出现一些问题,但是韦廷眨眼之后,我们的问题就不存在了。英美车队的问题在于没有人愿意和尼克-弗莱或者是威利斯喝酒,这就是他们的问题所在。

  谈到西班牙站比赛的那个晚上,是我还是阿隆索的发言比雷克南的发言更无聊呢?在法拉利总部里我意外看到了我们新闻发布会的实况录像。我很想拔脚就跑,但是思路却停滞了,两分钟后,有人走了进来使我清醒过来。那感觉就像是在听某人在讲一个冗长而无聊的笑话。

  登上领奖台的梦会停留在阿隆索、雷克南和海德菲尔德身上。雷克南在赛车外面的生活也很多姿多彩啊。我们都清楚他的所做所为。国际汽联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许将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这里有一位脱掉裤子的冠军。”

  在这样一个奇怪的赛季中我很高兴自己没能站在巴塞罗那的领奖台上因为我不想距离雅诺-特鲁利的头发太近。尽管我认为特鲁利与《乌鸦》相比,他似乎更有魅力。

  比赛结束后,我有些冲动地冲进新闻发布会现场,声称我要退役,我不再享受这项运动,我将会在本赛季末离开。就像奈杰尔-斯特普尼经常说的,我已经完成了任务。

  有趣的是,当我的成绩很低的时候,埃迪-埃尔文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在1999赛季的比赛中没有给他足够的帮助。埃迪,我有一句话想要跟你说:“收起你的嫉妒吧,无能的蠢货!”现在已经不再是好心人生活的年代了。

  如果我想获得自己的第八个世界冠军,我就要将车队所有人的努力都注入到我的赛车上,我将给普利司通善意的批评,我将会观望看看莫斯里是否会改变排位赛的规则,那么我们就会最大利用我们的燃油箱,我仍将在赛道上奋力拼搏,当特德-科特切夫问我一个特别愚蠢的问题时我会嘲笑他,是的,同样年纪的舒米。只要你们相信我,我就一定会做到。香港最快现场开奖直播